您好,欢迎来到重庆城乡网!
 
用户名: 密码: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登录/免费注册   帮助中心
免费发布您的乡村旅游、基地、农副产品等信息!免费开通网站
首页 > 致富经营 > 列表

几天吃光6万吨滞销农产品,淘宝吃货: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出名

发布时间: 2020/6/28 13:24:23 人气: 156
“没有办法了。曾耀金站在自己的菠萝地里,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。为了把滞销的菠萝卖掉,这个春节他绞尽了脑汁。无论是找各种朋友关系,还是当地超市,能消化的量都太小,解决不了他的困难。海南万宁的龙滚镇算是山区,叶子尖长的菠萝树布满起伏的缓坡,像一片延绵广袤的盆栽。龙滚镇菠萝的年产量可以达到300万斤以上,如此庞大的产量,背靠的是庞大的全国市场,以及高效密布的物流网络。但疫情发生后,一切都像按了暂停键。村子封了,车出不去,也进不来,无数本该奔向城市餐桌的瓜果蔬菜只能烂在地里,苦的不只是城市居民,还有面临颗粒无收的农民,他们最初的担心,渐渐变成焦虑乃至绝望。和曾耀金一样,这个春天,深受滞销之苦的农民遍布各地。就像无数血管在同一时间被捏住了,疫情下堵塞的不仅是物资,还有希望。一群淘宝小二注意到这一从田间到餐桌的困境,一场大接力随即开启。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,除了商家、采摘工、打包工、司机、配送员、卖场、地方部门等,还有淘宝上数以亿计的“吃货”。

草莓烂地里,或者喂牛往年这个时候,龙滚镇的菠萝都会远销山东、西安、贵州等地,但今年,由于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,全国各地交通受限,往年那些收货的卡车至今没有出现。农民们不敢采摘,但他们仍会不时下地,去“探望”自己的菠萝,看着它们一点一点变黄,束手无策。曾耀金决定自己拉一车菠萝出去试试。前一天,他提刀上山,表皮开始变黄的菠萝头,一刀一个。货车开出去,转了个圈又回来,东西没卖掉,还搭上油费,过路费,几顿饭钱,整车金灿灿的菠萝直接往地里倒,一眼望去,山坡上丢满金黄色的烂菠萝。他接受了这样的道理:“烂在地里才是最不亏本的。


海南果农们来不及处理,烂在地里的水果。

 价格失去了意义,反正车进不来,再便宜也没人要。再这样下去,他不仅还不起银行的贷款,连赊的肥料钱也结不了,待到来年,他不会再有能力把菠萝种到山上了。在千里之外的辽宁东港,种草莓的于冬,也经历了整夜的失眠。家里六口人,两个孩子、两个老人,全靠地里的草莓生活。这位38岁的农民对外界的信息并不敏感,一开始,他只是知道有疫情发生,还很严重,但直到年后几天,商贩们都不再出现在村里,他才意识到,“形势严峻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在这座素有“中国草莓第一县”之称的小城,这样的小农户还有许多。他们不懂电商,只知道每年草莓成熟时,省内外的商贩就会把车开进村里,停在路边,现采现称。多年来,于冬慢慢积累,一点点地扩大自家的草莓地,去年刚刚借钱扩了两个大棚。可今年的采收期,东港却见不到外来收货的商贩了。草莓的价格从春节前20元/斤的收购价,跌到初二、初三时,仅剩3元/斤。于冬眼巴巴地看着草莓价格一路跳水,还不能让草莓烂在地里,那样会影响下一季草莓的生长。他又舍不得人工,只能全家下地,把熟透的草莓摘下来。贱价卖给加工厂,“糟蹋东西啊。”一家人累得腰酸背痛,却一无所获。 “那些草莓都又大又红,摘起来心痛啊。”于冬说。他整日发愁,夜里睡不着,抽了许多烟。村里人的其他人也差不多,见面时大家都垂头丧气。

每一颗水果,都饱含农民心血。 

加工厂能消化的草莓有限,眼见越来越多草莓成熟了,于冬只能给村里做电商的田格菲打电话。田格菲在天猫开店已有5年。这些日子,她的朋友圈被农民们发的图刷屏了。那些粗糙的照片中,草莓烂在地里,还有人拿草莓喂牛。但眼下,她也不敢答应于冬,“我的量肯定是走不了太多了。”草莓保鲜极难,放几天就软了,不确定销路,没有量的出口,谁也不敢接“大货”。滞销,成了全中国农民共同的困境。“没有办法了。这声叹息,从没有冬天的热带岛屿,一直传到飘着大雪的辽东。

吃货来了!一天240万人所有人都在等一个办法。只是,果蔬滞销涉及采摘、打包、物流、销售等诸多环节,在交通受阻、人员延迟复工的背景下,不存在一键解决的可能。但彬洁想着,能做一点是一点。 她是淘宝吃货频道的小二,这是一个只有5人的运营小团队,因为疫情的原因,只能各自在家办公。“淘宝吃货”是一个上线还不到一年的新频道,旨在搜罗全球美食,以飨吃货。疫情开始之后,彬洁和她的伙伴们就一直在思考,能为抗疫做点什么。他们判断,由于各地封路的原因,农产品一定会面临滞销。 从初三开始,彬洁便开始与农产品商家沟通,了解滞销的详情,同时,她也发现城市里的许多商超关门,农产品供需失衡。一方面,农民的水果和蔬菜烂在地里,另一方面,城里的吃货们想吃却买不到。能否在中间搭一座桥,让吃货们在疫情期间,也能买到想吃的果蔬,同时缓解农产品的滞销?交通、物流、人员……这些问题都解决不了,小团队决定从自己熟悉的业务下手,先把能小规模组织现摘现采现发,或者已复工且可以通过顺丰邮政等快递发货的商家和农户组织起来。几乎没经过什么讨论,这个小团队就达成了共识,并付诸实施。事后回想起来,团队负责人旭宏说:“我们没想太多,只想把滞销的农产品卖掉,让大家知道这个事。经过几天紧张筹备,2月5日晚上,淘宝吃货频道的爱心助农页面上线。用旭宏的话说,这是一个“短平快”的东西。谁都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,这个“短平快”的页面,一下子涌进了大量爱心消费者,订单量超过了整个频道。几天后,最高峰时期,一天涌入了240万吃货。


海南乐东县,女工在地头采摘哈密瓜。

旭宏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些并不熟络的、各行各业的朋友,也开始转发“爱心助农”的消息,这让他着实惊讶。田格菲在钉钉群里看到“爱心助农”的消息,“我就感觉,有救了。”有了平台的加持,她开始放开手组织备货。由于订单量大,田格菲的丈夫每天开着货车,到村里收草莓,一天要跑几十家农户。淘宝吃货小分队也没想到,千里之外因疫情而沉寂的某个辽东小村,居然得益于一个简单的网页,又重新热闹了起来。爱心助农页面上线的那几天,正值辽宁大雪。田格菲家的货车每天都在大雪中来回数次,拉出一车车草莓,有时车轮还会陷入雪地里。收草莓时,司机和农民都带着口罩,站得远远地说话。货车也开到了于冬家门前。他带着全家人在地里忙活了整整一天,摘了四千多斤草莓,以每斤10元的价格出手了。四万多块钱落袋为安,于冬心里踏实了。那天晚上,他把许多过年期间没吃的东西都端了出来,煮了一顿火锅。两个孩子吃得尤为开心。“阿里巴巴都来了,看来有戏。”于冬心想。整个东港的草莓,从滞销到脱销,只用了短短6天时间。在这6天时间里,东港的农户们通过阿里巴巴卖出了90万斤草莓,将当地草莓价格拉升回到了10元/斤。受益者不只有东港,第一轮爱心助农共帮助全国农户销售了2400万斤滞销农产品。

从末端开始的接力滞销农产品要摆上消费者的餐桌,绝不仅仅靠线上的推广和活动,更重要的是切实打通流通的链路,才能够保证可靠的供给。在许多大产区,供应链往往需要重新组织,而在疫情期间,供应链协同的困难程度远超往日。 当人们在天猫超市或者盒马下单时,不会意识到,这一笔简单的交易背后,是一场环环相扣的接力赛。 以一颗菠萝为例,社会化的分工协作,早在消费者下单之前便开始了。包装菠萝需要纸箱,纸箱厂得有人复工,生产出的纸箱发往海南原产地,则需要物流人员复工运送。在原产地,也需要组织村民复工,进行采摘、包装,然后再走一遍物流的流程,当这颗菠萝到达远方的城市之后,还需要有复工的小件员作最后一公里的配送,才能到达吃货的嘴里。而菜鸟小二李洪雨要做的,就是从末端开始,恢复一条几乎完全瘫痪的农产品供应链。

海南海口市,一车芒果正在装车,搭乘阿里菜鸟绿色通道抢先运出海南岛。

在此之前,他在菜鸟的工作,是解决菜鸟的最后一公里,是每一笔淘宝、天猫交易的末端。物流就像空气一样不可或缺,承接着每天上亿件的成交,不被每个人所见,却切实影响所有人的生活。 那时,前端销售决定了物流,有多少订单,就必须匹配多大运力。但现在,这一切都反过来了。“以往是销售先行,他们说东西卖到哪,我们送到哪。”李洪雨说,“这次是我们说哪个城市能送,他们才在哪个城市开通卖货。 一切都要从末端向前倒推。末端有多少配送员能到岗,决定了前端能卖多少货。这是一条复杂的链路,因为一切都不可控。疫情期间,答应返城复工的小件员,可能刚走到村口就被拦下了。快递公司盘点了20个人,可能只有10人能最终到岗。偏偏果蔬经不起等待,慢了,就坏了。压力始终伴随着李洪雨,他每天要开二三十个电话会议,盘点各个网点的人员情况。此时,天猫生鲜、阿里数字农业的同事也都投入了这场爱心助农的活动中,每个人都迫切希望将滞销的农产品卖到越多城市越好。但李洪雨担心,摊子铺得太大,容易导致运力不足,果蔬坏在物流的路上,所以决定先集中力量开通北上广三个城市。

海口市,两名女工在转运打包芒果。

分散在全国各地,互不相识的人们聚在一个钉钉群里,电话会不断,每天都在高度紧张的节奏中度过。有时一个电话会,最初只有3个人,随着讨论的深入,涉及越来越多部门和团队,不断有新人被拉进会议,待到结束时,已有十多人,涵盖从前端、采购到产品、技术。争吵不可避免。在电话里吵得激烈的人,往往连面都没见过。“我的脾气最不好。”李洪雨说。同事们总是希望开通更多城市,“如果我觉得开了以后会砸在手里,我就必须坚持原则。有人质疑,我就开始喷。在菜鸟的协调下,阿里巴巴首先开通了从海南到北上广的物流专线,货车从海南出发,一路不停,直达三城。不像过去那样每站停靠、卸货,为自己和地方减轻了许多防疫压力。但即便货车到达了北上广,末端派送有时也会出现意外。一旦某个网点有一个小件员发烧隔离,整个网点就面临关闭,该网点的快递就无法派送。“该赔钱就赔钱。”李洪雨无奈地说,“我们同情消费者,也同情快递公司。疫情阶段,我们不能坐在后方的家里,逼着一线小件员必须送货,这是不人道的。

从海南到北京,一颗菠萝的奇幻漂流要在疫情期间,建立这条从海南到北上广的果蔬专线,李洪雨只是其中的一环。当东北的货车在大雪里穿梭收草莓时,负责政府关系的铭花则在温热潮湿的海南,做着另一项“打通”的工作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海南人,铭花清楚海南的处境。在疫情面前,只有900多万人口的海南如临大敌,相比起一线城市和经济发达的东部,海南的医疗力量相对薄弱,因此防控措施也相对严密。其他事情都要为防疫——这项最大的任务让路。然而海南的民生与经济又严重依赖外销。岛上的各县市,皆层层设卡,严控人员聚集。经销商进不来,水果蔬菜也出不去。而热带果蔬的储藏期通常很短,农民们等不起。在农村户籍人口超过60%,农业占比重超过20%的海南,果蔬滞销成了不亚于疫情的挑战。

阿里菜鸟助农绿色通道,为海南水果打开一条运输通道。

“海南人有切身体会,每次出现大事情的时候,比如南方雪灾、比如长江洪水,我们都会受影响。因为要外销的东西出不去。”铭花说。 此时,海南的大型农业批发市场都已关闭,经销商也不来收货了,指望靠冬季瓜果为来年春播攒点本钱的农民们,找不到出货的路子。铭花曾看见农民发帖,说自己的黄瓜、冬瓜不要钱了,随便摘。“可哪有人去摘啊?”铭花说。还有的农民说要把地里的菜都捐给武汉,但在这种情况下,根本无法运出。甚至出现了农民用哈密瓜喂猪的情况。当爱心助农项目决定开通海南到北上广的专线后,为了将海南的果蔬顺利运出,铭花积极与相关部门协调沟通,每天打上百通电话,办理货车通行各县市卡口的相关证件。海南环线高速所经的每个县市,都需要铭花协调。 由于各级政府对疫情高度重视,任何关节没有提前沟通,外地牌照的货车都可能在卡口被劝返。“跟市里说好了,还要跟区里说,到了村里,又不一样了。”铭花说。 经过诸多前期准备,海南果蔬专线的货车,终于跨过琼州海峡,得以畅行。

果农们全员戴口罩,抓紧打包运出应季水果。

这是一场不同部门间的通力协作。数字农业办公室与政府沟通,与政府协同,得到了政府大力支持,提交了各地安全的详细复工人员清单、拿下了各个维度的绿色通行证;天猫则组织商家在家尽快复工,并协同组织在线采购和销售;数字农业办公室首批订单立即下到产区,并组织当地人力进行合格的分拣加工;菜鸟沟通物流运力,最后由圆通承接安排专车到产地,迅速创建专线物流通路。线上方面,淘宝App开设多入口销售,给予专项销售补贴…… 只用了2天时间,为北上广吃货们直供海南果蔬的“阿里爱心助农专线”就建立起来了。海南果农曾耀金的菠萝也被吃货们解救了。在助农专线的帮助下,一家供应商的货车终于开进了他的村子。曾耀金和另外两家农户,戴着口罩帮司机装车,他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,但口罩后面是兴奋的笑容。这带来了久违的生气,曾耀金对司机说:“你们早就该来了。他不知道,这位年轻的司机,家里有个两岁的孩子,家里人本不同意他来。他将果蔬烂在地里的照片给家人看,才说服了他们。 在来这里的路上,这位司机一直难抑心中的自豪感,“上前线,当救兵。”他说。 

造血式助农:23天,6.2万吨 当2月8日正式开始卖货时,阿里的小二们才发现,自己低估了全国吃货们的食量,也低估了他们的爱心。吃货们下单的数量之大,令海南果蔬的包装箱都不够用了。尽管前期已经联系了海南当地加工包装的厂家复工,但大量的订单依旧导致包装产能严重不足。于是数字农业办公室又紧急调用外地的加工资源。仅2月8日至10日,海南滞销蔬果通过天猫卖出超过500吨,在线下,盒马和大润发也在海南直采57吨果蔬和6000只文昌鸡。 打通了海南发往北上广的专线后,这一模式被迅速复制,第二天,就扩大到七个城市,同时,更多的产区被解锁。

除了在原产地和吃货之间牵线搭桥外,阿里巴巴还鼓励农民们运用淘宝直播等方式积极自救,实现“造血式助农”。越来越多农民自己站在镜头前,向全国的吃货们展示自己的产品,乃至打造自己的果蔬品牌,增强在疫情面前的抗风险能力。


一位姑娘在大棚里直播卖苹果。

除了助农专线之外,爱心助农的客服们还充分利用商家资源,帮众多农户对接上了可靠的采购商。客服的钉钉全天响个不停,找来的90%都是农民,希望帮忙解决滞销问题,就连粉丝滞销、麻花滞销,都找上来了。从2月6日至29日,通过淘宝“爱心助农”项目,吃货们在23天内帮全国农民吃掉了6.2万吨滞销果蔬,覆盖了来自20个省份的1396款农产品。淘宝还设立了10亿爱心助农基金,实施10项助农措施。此外,阿里巴巴则集天猫、淘宝、聚划算、盒马、饿了么、菜鸟、阿里乡村事业部之力,组成了线上线下农产品销售的全域网络。就在全国各地的货车司机忙着收货的时候,那些在钉钉的电话会议里吵得不可开交的阿里小二们,则约好了疫情结束后,要见一面。那种感觉说来古怪,就像一起打了一场恶战,彼此已亲密无间,却突然想起还没见过面。

·上篇:批发冷冻鸭胗,鸭肠,鸭头等
·下篇:农产品直播,谁才是真正的最后赢家?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推荐农业基地